(鄂)-非經營性-2013-0008 鄂ICP備07008181號
今天是    
 行 業 資 訊
 企 業 風 采
 健 康 常 識
 
基本藥物零售指導價出臺
發布時間:2009年10月10日    瀏覽次數:5762


    10月2日,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公布了國家基本藥物的零售指導價格。將近一半的藥品價格平均下降12%,另一半藥品未作調整,僅少數品種適當提價。記者了解到,無論是藥品生產商還是代理商對調價結果都比較滿意,認為大多數企業都可以接受新出臺的指導價,并能獲得正常的利潤。

近半藥品價格“溫柔”下調

    2009年版的國家基本藥物目錄(基層醫療機構使用部分)公布的品種共307種(類)。此次制定公布零售指導價格的藥品共296種、2349個具體的劑型規格品,涉及3000多家藥品生產經營企業。本次調價采取“有降、有升、有維持”的方法,調整后的價格從10月22日起執行。
    與現行政府規定的零售指導價相比,此次約有45%的品種價格適當下調,平均降幅為12%左右;約有49%的品種價格未作調整;還有約6%的品種適當提高了價格。此外,個別品種沒有公布價格,主要是公共衛生類用藥,以及實行特殊管理的麻醉和一類精神用藥,這些藥品執行政府定價。
    江西昂泰藥業代理商明瑞勤表示,由于基本藥物制度取消了公立醫院原有的“15%”的藥品加成,因此藥品的定價高低對于實施“零差率”銷售的公立醫院來說無關緊要,最在意藥價的是病人和企業。
    上海海虹·今辰藥業市場部經理楊昌順告訴記者,和前幾年發改委多次動輒“50%”甚至“80%”的降價幅度相比,這次調價“很溫柔”。雖然降價的品種接近一半,但幅度都不大。“對大部分企業來說,這是一個利好消息。”他說,“當然,更重要的是后面的招標環節。”
    為何此次發改委改“大刀闊斧的降價”卻變為“溫柔調價”?楊昌順分析認為,從2001年到2007年,國家有過25次藥品調價,但并沒有徹底緩解看病貴的問題,這是因為癥結不在藥價貴,而在于醫生不愿開廉價藥。基本藥物制度的一個重要目的是引導醫生使用物美價廉的藥物。因此,本次“溫柔調價”既體現了政府對醫改系統性的客觀認識,還體現了對藥企生存現狀的深刻理解。

競爭或使零售價低于指導價

    按規定,國家公布的零售指導價格是按照藥品通用名稱制定的最高限價,不區分具體生產經營企業。各級各類醫療衛生機構、社會零售藥店及相關藥品生產經營單位經營基本藥物,可依據市場供求情況,在不超過零售指導價的前提下,自主確定價格。
    公告指出,政府制定零售指導價格,并允許企業根據市場情況自主確定交易價格,這是政府調控與市場調節相結合的一種具體體現。
    楊昌順表示,很多基本藥物在藥店等零售場所并沒有賣到國家的最高限價。因為藥品同質化嚴重,市場競爭激烈,除了少數獨家產品,不少基本藥物的零售價格有明顯的差異。
    在明瑞勤看來,這次國家的定價還是比較客觀的,調價幅度比預期的小。“現在藥材、銷售等各環節成本都在增加,國家的指導價格還是可以保證企業享有正常利潤的。”他說。

發改委:藥企能獲正常利潤

    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針對本次調整表示,在政府制定藥物基本價格時,主要的依據是社會平均成本,并綜合考慮經濟發展水平、社會承受能力及市場供求狀況。此次公布的藥物目錄均是上市銷售多年的藥品,總體上已相對低廉,企業能夠獲得正常利潤且貨源充足。國家發改委結合市場實際和供求狀況,區別不同情況,采取“有降、有升、有維持”的方法調整價格。
    發改委公告強調,對于市場競爭不夠充分、價格相對偏高的品種,加大降價力度;對于市場需求不確定性強、供應存在短缺現象的品種,適當提高價格,但提價的絕對額較小;對于市場競爭較為充分且價格相對低廉的品種,中藥傳統制劑及部分國家規定需較大幅度提高質量標準的品種,少降或維持現行價格。

基本藥物指導價別成“指導漲價”

    基本藥物“降價通知”,人們恐怕已經歷了好幾十次。根據以往經驗,凡被列入降價的藥品,很快就會在市場上消失,以致成為“降價死”。可沒過多久,這些消失的藥品改頭換面,又出現在市場上,但價格卻比原來提高了許多。價格一降就死,死后不久又生,藥品的這種“死去活來”已經形成了惡性循環。
    或許是對基本藥物“降價死”關注過多,“降價漲”現象反而被忽視了。正因為如此,這幾年“降價漲”現象越演越烈,每次的基本藥物零售指導價,反而成了實際上的指導漲價,藥店低于指導價的藥品,紛紛乘機提價,使之與指導價相符,降價指導成了指導漲價。
    濟南市許多藥店佐證了這一事實。在該市,國家發改委公布的45%要降價的藥品,除極少數品種外,目前絕大多數都低于指導價。比如一種常用的心腦血管藥復方丹參滴丸,此次指導價是25元,而藥店實際售價為21元,低于指導價4元;青霉素80萬單位的注射劑指導價0.92元,而藥店銷售價格為0.4元,低于指導價一倍還多。這樣的指導價實際起不到正向指導作用。
    指導價出現倒掛,催生了倒指作用。實際低于指導價的藥店,都可以冠冕堂皇地為藥品加價,使之與指導價水準吻合。因有指導價護身,藥監和物價等部門還奈何不得,指導價非但未能起到降價作用,反而催生了“降價漲”。
    指導價高于藥店實際銷售價,顯然十分荒唐。民眾有理由要問,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怪現象?假如出臺指導價之前,做一番深入細致的市場調查,以市場實際銷售價制定指導價,指導價何至于與市場實際銷售價如此脫節?
    藥店實際銷售價低于國家指導價,原因并不復雜。有的是相關藥品利潤較高,低價經銷仍然有利可圖;有的是其銷售量較大,通過薄利多銷可獲彌補;有的是因市場競爭激烈,藥店重在用低價搶占市場。而對于這些變化,決策者如不知實情,還是紙上談兵,怎能不鬧出倒指的笑話?
    藥店實際銷售價低于國家指導價,無疑將了國家發改委一軍。國家發改委需要盡快作出改進和彌補,通過市場深入細致調查,搞清每一基本藥物的市場零售價,并以此為依據,制定基本藥物零售指導價。同時,市場已經低于指導價的藥品,一律不準乘機上調到指導價水準。今后凡是繼續出臺基本藥物零售指導價,原則上都應以市場實際零售價為基準定價,使指導價符合市場實際,不致因價格倒掛成為藥店乘機漲價的誘因,這樣民眾才能真正從指導價中受益。

    此外,在公布基本藥物零售指導價格的同時,能否公布藥品的出廠價格?這樣更有利于社會各界的監督。

    當然,要想解決老百姓的“看病貴”難題,僅僅靠降低基本藥物價格是不夠的。老百姓的“看病貴”的原因,在很大程度上還是緣于大處方、大檢查。治療一個小感冒,動不動方就上百元,要解決這樣的大處方與大檢查的問題,這就需要財政及制度改革上予以扶持了。在新的醫改方案中,已經有了相關的規定,希望這些規定盡快見效。(每日經濟新聞 張永琪)

如何避免處方藥“降價死”

    為配合國家基本藥物制度的實施,國家發改委10月2日發出通知,公布了國家基本藥物的零售指導價格。296種、2349個具體的劑型規格品中,45%的藥品降價,平均降幅12%。對此民眾有的表示歡迎,也有的擔心處方藥“降價死”。因為許多列入“降價”范圍的藥品,其市場零售價其實本低于剛公布的指導價,降價通知對它們并無實質影響;一些藥品的售價雖比指導價高出一截,卻裹著“重點廠家、優質優價”的政策優惠大旗當虎皮,可輕松規避發改委通知的殺傷。
    不僅如此,以往發改委歷次發布處方藥降價通知后,所針對的藥物品種便會很快在市場上消失,許多更旋即以“更新換代產品”的名目重新出現,且價格水漲船高,另一些則干脆從此絕跡。那么,該如何避免處方藥“降價死”?我們不妨看一下國外的經驗。
    在加拿大、澳大利亞等許多醫保機制發達的國家,處方藥同樣需要患者自費購買,走的是商業渠道,政府衛生部門同樣需要采取相應措施,以平抑處方藥的價格。在這些國家,政府相關部門對處方藥的價格限制,僅僅是藥品價格控制的一個側面;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側面,則是針對患者的藥物補貼。這種補貼系根據患者收入狀況,給予不同比例的藥費折扣,收入越低,折扣比例越大,患者憑處方配藥時履行相應手續,便可自動獲得這一折扣,藥方憑單據向政府報銷。
    在絕大多數醫療體制發達、完備的國家,“醫藥分家”都是有關部門始終強調的一環,因為只有這樣,才可以有效杜絕醫藥經銷中的不正之風,并從根本上抑制藥品成本和藥價的水漲船高。在中國,盡管有關方面早已認識到醫藥不分家的弊病,并采取各種措施加以補救,但由于一些地方仍對“以藥養醫”戀戀不舍,徹底的醫藥分家在許多地區,至今還提不上議事日程。
    發改委和其他有關政府部門殫精竭慮,不斷制訂出包括國家基本藥物制度、基本藥物價格指導體系等在內,一系列旨在控制藥品成本、平抑藥品價格,保障普通患者權益的政策、制度,也的確取得了一定成績。但毋庸諱言,這些政策、制度在一些客觀存在的“先天不足”左右下,在一些醫藥生產、經營者陽奉陰違,或上有政策、下有對策的“連消帶打”下,其實行的效果不免要打一些折扣,離公眾的期望和要求尚有一定差距。
    因此,惟有從制度入手,有效避免常用藥品“降價死”的現象發生,才能真正讓國家基本藥物制度貫徹、落實、收效,才能讓群眾獲得本應獲得的最大利益。在這一方面,多借鑒一些其他國家的成功經驗,多汲取一些此前歷次限價所總結出的經驗、教訓,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
 
Copyright 2009 武漢康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    地址:湖北省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Ⅲ-4地塊(勤業路29號)
招商電話:027-84891558  傳真電話:027-84210916 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 湖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
(鄂)-非經營性-2013-0008 鄂ICP備07008181號 

鄂公網安備 42011302000415號

  技術支持:京倫科技  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
明日之后沙石堡宝箱